角色或材料:連環殺手


看過許多英國影集的人都能感受到,他們演員紮實的演出技巧,至於現實生活中,他們會不會演呢?會怎麼演呢?從這則新聞中,我們寫一個小故事試試看。

–故事開始–(連續是我們啣來用的主要因子,至於殺手,就不見得是殺手了)

夏天的午后,太陽很毒辣,穿衣服變成了兩難,太太小姐怕曬,耐著熱,還是要穿著長袖上衣和長裙或長褲才敢在太陽下走動,先生或男孩子就不管那麼多了,只顧著選布料精省的來穿,至於被曬著紅痛的後果,就等發生了再說。

就在大家都像狗兒開著嘴喘著氣,等著白天過去,準備迎來涼爽的夜晚,而時間卻好像也懶懶地不願意走快,就是這種充滿停滯的空氣感的街上。一個穿著黑色外套騎著重型機車的奇怪男人,吸引了大家的目光。這麼燠熱的天氣,為什麼要把自己包得密密實實呢? 每個注意到他的路人,可能都做出了屬於自己的臆測。

是有傷疤吧?
是怕被人認出來吧? 或許是個名人?
躲債? 還是逃家了? 被老婆捉住就慘了吧!

奇怪男人頂著全罩式的安全帽,東張西望,突然發動機車,朝一個年輕女孩靠近,一切發生得太快了,街上的每個人都知道要出事了,心中都警鈴大作,但沒有人來得及或沒有人知道該如何反應。眼睜睜看著,奇怪男人朝年輕女孩的身上吐了一口鮮紅的汁液,還有少許反濺在他的安全帽上,然後他加速逃開。每個人都面面相覷,接著發生的是,年輕女孩尖叫咒罵,沒有大哭,有人報了警,警車在幾分鐘後隨著警笛聲來到這裡,突然,整條街的氣氛活絡起來,毒辣的太陽烤出來的沉悶被驅散了,每個人都神采奕奕地熱烈討論。
一條接一條的消息從警局傳回來,也有街頭巷尾的各種說法傳來傳去,男人比女人更加有興趣,大聲發表自己的意見,女人則是笑吟吟地低聲說話。當然,被吐了紅汁的年輕女孩不會笑吟吟地說話,她已經被請到警局去提供筆錄了,在登上警車前,她近乎歇斯底里地大聲咆哮,靠近警車附近路人嶄釘截鐵地說,她的口水幾乎已經吐到員警的臉上,而親切的警員面不改色,還是很有禮貌。

我跟你說,應該是檳榔汁,如果他是吐那麼大一口血,那就太噁心了。
會是生病故意報復嗎?
我看那個女生要趕快去檢查,就怕是愛滋帶原者啊!
會是那個女生的前男友嗎? 我看是感情問題。這是家務事,清官難斷啊。
會不會是個大家都知道的名人,你看那個奇怪男人的身型像那一個明星?
哎喲,該不會是這附近的人吧? 他載安全帽可能就是怕遇見熟人哩?

來來來,大家快來聽,我剛剛去買菜,經過警察局,看到警察已經把那個吐檳榔汁的怪咖抓到了。看起來很正常啊,斯斯文文的。
妳怎麼知道他很正常,現在的人都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心理變態又不會寫在臉上。
咦,你這樣說有道理哦。如果政府可以想辦法把標籤貼在壞蛋的身上,大家離他們遠一點就沒事了,對吧?
啊如果是被冤枉的,那不就一輩子被政府毁了?
還有,聽說他今天不是第一次吐檳榔汁在女孩子身上喔!
真的? 你跑進警察局偷聽喔? 還是你在派出所裡面有認識的?
你到底想不想聽啦!
好好好,妳說妳說。
我聽說,今天是第十二次他做這種事了,好像是感情問題。
那個女孩子是他認識的喔?
應該不是,你看那個女孩子氣呼呼的反應就是一種覺得自己為什麼這麼倒楣的反應,應該不認識他。
夭壽喔! 我看她那件白襯衫大概不能再穿了,可惜啊。
那妳知道他吐的是那一家檳榔攤賣的檳榔嗎?
這…這有什麼關係嗎?
沒有,我只是剛好想找個檳榔攤買檳榔,我們這條街的檳榔攤好像都休息了,順便問問而已…

就這樣,你一言我一語,街上的人們在聽到那個黑衣奇怪男子被警察抓住後,每個人都露出了放心的神情,原本在熱天午后的悶熱滯遲的氣氛,又漸漸回到街上,彷彿這件事已經告一段落,大家又回到自己家裡,人慢慢地散了。

派出所門口,被吐檳榔汁的倒楣女子做完筆錄正準備離開,警員們很有技巧地讓女子先離開後,才把被逮捕的黑衣男子從車上押解進派出所。

警員們在門口交換了意見,就直接把男子送進偵訊室了。男子被銬在偵訊室的桌前,表情木然地看著桌上的杯水,突然大口地把杯水一口氣喝完,然後繼續發呆。

承辦的兩個員警並不急著進去問話,這是學長們的經驗傳承,不要馬上讓嫌犯就進入防衛模式,讓他先穩定下來,放鬆了,我們問話才有效率。
員警一和員警二在偵訊室門外隨便聊天。
現在怪怪的人怎麼這麼多,我看這又是個反社會的小傢伙。
又來了,最近你很喜歡用小傢伙這個詞吶,同學,要說小傢伙,我們兩個是最菜的,所以我們會遇到最多怪怪的人,這樣你了解嗎?
哈哈,錯誤答案,登登,現在的人太多,所以怪怪的人就會多,這是機率問題…
去,你覺得這傢伙為什麼要隨便吐人家檳榔汁?
你才去,如果我知道,我就是天師,不是小傢伙警察了。聽說你學長昨天被調去專案組,去調查那個連續殺人犯了?
怎樣,你好像很想去參加?
重案組借調吔,那超帥的。
帥有什麼用,那很危險的,我們還是先把眼前的案子處理處理就好。
吶,你說,我們這個也算是連續案件吧,剛才在車上,他承認他已經這樣吐檳榔汁十多次了。
好啦,你高興就好,他算連續殺檳榔棄屍案主嫌,這樣你覺得自己帥一點了嗎?

在偵訊室中,黑衣奇怪男子正在接受兩個員警的偵訊,其實警員的偵訊技巧一點兒都沒用上,黑衣奇怪男子沒等警員問,就自己說出所有犯案經過。

警察大人,我是因為和前女友吵架,心情不爽快,所以才會這樣做,我看到這些女孩子長得跟我的前女友很像,所以才會向他們吐檳榔汁出氣,我認罪,前後大概吐了十多次吧,也沒算,大概就這樣。我會被關很久嗎? 你們不要跟我的前女友說,如果她知道,我就完全沒機會跟她破鏡重圓了。

二個員警一句話沒問,就得到所有的答案,反而有點悵然若失,原本在心裡已經沙盤推演了怎樣詰問攻防,結果什麼都沒用上,像有什麼東西梗在那裡似的。其中一個員警想了一下,沉穩地問道,你是說,這些被吐檳榔汁的女孩子都跟你的前女友很像,你有前女友的照片嗎?

黑衣男子指了指自己的胸前口袋,示意員警幫忙拿出皮夾。員警二翻開皮夾,黑衣男子和一個女子的合照就正正地放在證件層。員警二用眼神詢問黑衣男子,馬上得到他的正面回應。

員警二看看他,又看看照片,這樣來回看了幾回,終於忍不住拉著員警一出了偵訊室。
兩人望著照片狂笑不止…

這是他的前女友,跟那些被吐汁的女孩子到底是那一點像啊。
噗哧! 這我確定他的視力一定有問題!
你有看到剛才做完筆錄那個女生嗎? 雖然不是個大明星的料,但也是個辣妹啊,這個黑衣男是在開玩笑嗎?
這就是情人眼裡出西施啊,我們看起來不美的,在他眼裡可能是最美的。
那樣也很奇怪,那不就表示他也覺得這十幾個受他吐汁騷擾的女生也跟他女友一樣"漂亮"嗎?
嗯,不要問,這很玄的。
如果換做是我,我就讓這段情隨風而逝了,往前看,比較好。
不,好多了。

兩個員警又是一陣大笑,才整肅面容重新進入偵訊室。
偵訊室的氣氛變得相當地輕鬆,他們製作筆錄的速度是這個派出所中有史以來最快的,最後,他們向黑衣男子說明,警方會將筆錄調查所得到結果,依法以加重公然侮辱、毀損等罪名將他函送法辦。

黑衣男子在筆錄上簽名蓋了指印,警員就讓他走了。在離開派出所前,他還是再三地要求警員不要通知他的前女友,以免阻礙了他尋求復合的努力。

員警一用很親切很親切的口吻對他說,新的和舊的交會,才會有美好的生活,不要太在意過去,要向前看。千萬不要再想不開,做這種損人不利己的缺德事了。
黑衣男子似懂非懂,還是對他們點點頭就騎上機車走了。

員警二等黑衣男子離開後,急急地問員警一到底是從那裡學來這段激勵的話,員警一神秘地笑了笑,沒有回答問題,反而恢諧地說,如果是處理連續殺人案,一定不會有這種輕鬆的結局吧。

同學,我們這樣夠帥的了,這件連續殺檳榔棄屍毁損案,讓我們漂亮收尾,今天晚飯,你請客吧!

幾天後,那個在街上被吐檳榔汁的年輕女子,恰巧又看見黑衣男子到騎機車經過,對此她相當疑惑,特地到派出所了解辦案過程,在兩個員警解釋後,這個白襯衫被毁掉一件的年輕女孩,憂心地說,這個嫌犯還是在外面走動,萬一他繼續犯案,實在令人害怕,希望法官能夠要求他必須在胸前掛個牌子,提醒大家繞道而行!

後來,員警二和這個被吐汁的年輕女孩開始變得熟識,相約看電影吃飯了幾次,至於有沒有機會再繼續發展下去,就是另一個故事了。

serial killer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