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色或材料:所以,是強烈的愛


 

是什麼原因,讓這個字如此暴烈,故事總有奇曲轉折之處,讓我們為悲劇哀悼,也試著想一場其他的可能性。

上課唸詩,芸和在唸詩時觀察其他同學,這些坐在左近的人們,若說是同學也不同於在學生時代,那種必須朝夕相處,因為機緣巧合或某種從來不被揭露的原因,被歸在同一個班級的那種相濡以沫的同學,這種在時空上不得不被與之共度大段時光的朋友同儕,據說是在人生的道路上最有可能相互扶持的,據說是因為彼此相識在沒有利益相交的學生時期,那現在這些人呢? 究竟相對於集體生活時期的同學,他們的存在感會趨向比較薄弱嗎?

唸的是席幕容的詩:

有個中氣十足,完全能體現唱詩課老師所教內容的女子,在大家平平無波動的聲線中,有種奇怪的違和感,像是表現慾望太強的討厭鬼。芸和知道這完全是偏見,但這自發的感受是被養成的,有人台風太穩,鋒頭太健,那就不是她想要交朋友的對象。

唸評論和報導,首要任務是要使觀眾相信,發音的方式十分重要,能精簡就要精簡連接詞,那個"的"字也盡量減少,數字或數據要怎麼更改唸法,要點要怎麼口語化,這些都很重要。
還有,句中的某幾個字拉高聲音,可以使聽者更容易進入狀況,才不會整體缺乏音頻的跳躍,讓人昏昏欲睡。

芸和是跟著君君來的,學怎麼朗讀,真是個奇怪的課,難道君君有什麼主播夢或想學相聲嗎?

她們同在房仲公司上班,卻都不是賣房子的,兩個人是分屬不同專員的業務助理。芸和比較豐腴,君君骨感,在公司專員的眼中,君君就像是門面,常常被安排協助接待初次來店詢問的顧客。芸和則常被支使成跑腿的外務助理,每每有公司聚餐活動,君君總是有許多人來邀約、往往一堆男房仲繞著君君飛舞,而君君對大家則都敬而遠之,自然而然地拉出相當的距離感,反而常拉著芸如陪伴,對同事的追求不感興趣。

芸如進公司當助理,多少有點感情因素,鄰居的青梅竹馬阿旺當完兵就衝勁十足地進入房仲業,過了幾個月,從小就偷偷喜歡阿旺的芸如,也應徵進公司當助理。表面上,芸如央請阿旺幫忙,說是想學房屋買賣的技巧,未來也想當專業的房屋經理人,其實,助理工作真的沒有太困難的地方,只要肯讓人使喚,乖順努力,公司那有不要的道理。因為助理是薪少事多工時長,人員流動率高,同期進公司的助理,也只剩芸如和君君兩人而已了。

newS Cut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